Google 创新论坛:属于每个人的互联网
用户评价: / 41
好 
作者:深圳网站建设   

每个人都能够得到信息,具有可访问性。

这就是我说的“属于每个人的互联网”,

先来做一下概述:

首先我会讲一下我们所说的整合信息时代的访问是什么意思,

我会给大家谈一下自己的观点。

在这节之后我会谈一下科技到底能做什么。

Alan刚才讲到了一些,

但我会更详细地讲到科技将给我们带来什么,

第四部分我会讲一下Google的产品如何推动整合信息的访问,

我们如何充分地利用一些新的技术来推动它。

最后一部分我会讲一下未来

我认为未来会更美好。

在过去15年中,我们确实取得了很多成就,但未来会更美好。

这是今天我所要讲的内容,其中还会穿插一些演示。

首先看一下整合信息的访问:

在这之前我想讲一下自己的背景,

很小的时候我就失明了,

我生于印度,后来学习了数学和计算机科学,

我在八九十年代毕业时,互联网刚刚兴起。

只有在电脑前坐着,我们才能获得信息。

就像是坐着引擎非常发达的汽车,

当时很多东西都可以从网上看到。

我意识到,能够让所有人获得互联网上的信息将会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话题和研究方向,

怎样使所有人(包括听力和视力受损的人)访问全球信息呢?

我们要搞清楚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怎样确保信息可访问性的增长。

在今天,全世界的信息和五年前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增长,

我们希望对于每个人(来说),

无论他是正常人还是残障人士,

都能够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访问信息。

这个愿景现在已经开始实现了,

无论是你坐在工作台边(还是其它地方),

有的工程师计算机显示器非常大,可以用它访问。

当个人走在外面时,拿着非常小的手持设备也可以上网。

对我来说想实现的一点就是,

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以你想要的方式获得你所需要的信息。

我们稍微退后一步来看看15年前、20年前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做技术工作的都知道,

电话的(发展)速度如此之快,

很容易让你忘掉五年前、十年前的状况。

来看看二十年前互联网问世之前世界是什么样子、美国是什么样子:

当时世界上只有很小一部分的信息实现了数字化,

我们追溯到互联网以及电子化信息时代之前,

当时面临着一系列限制:

二十到三十年前如果你想给我写信,

需要找一张信纸,

写好信,装入信封,找到邮局再把信寄给我。

作为收信人,收到你的信之后我才能看到你想告诉我什么。

也就是说,当你拿起信纸写信时,肯定认为收信人是有视力的。

如果我是盲人,那就需要找另外一个人把这封信的内容念给我听。

如果我们用麦克风发表讲话并通过广播公开播出,

那就又需要一个假定条件,所有收听广播的人都必须听力正常。

后来我们进入了电子信息时代,

进入电子信息时代之后发生了哪些变化呢?

我们把前一个时代的原子变成了这个时代的比特。

比如过去的报纸,都是白纸黑字印刷出来的,实际这是由好多原子(组合)在一起的。

当你把原子报纸变成基于比特的报纸之后,

就是把你所要传递、获取的信息和它的介质分离出来了,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

也就是说,在这里把过去的假定都推翻了,

“信息接收方必须要有视力、有听力”

这一假定被推翻了,信息接收者也可以是盲人,通过计算机为他朗读来获取信息,同时计算机也具有翻译的能力。

1988、1989年左右时我还是学生,

要想读书的话必须要由志愿者帮我把书念出来。

今年是2010年,

现在我已经有十七八年不用别人念书这种方式来帮助我了。

正是因为电子信息使之成为可能。

在这场革命发生之前,

我能得到的东西是非常有限的。

也就是说,我获得的信息受到了我实际条件的限制。

但今天我想获得多少信息主要取决于我有多少时间。

这是一个极大的变化。

Alan刚才也讲到了这方面的情况。

二十年前我们在谈信息电子化时,仍然觉得这些信息要放在磁盘里。

后来随着云计算的兴起,这一切又发生了新的变化。

下面来看看技术能给我们带来什么:

我在这里的主讲要点是从为自己考虑的角度来说的,

比方说,我觉得通过计算技术能够解决很多像我这样人的问题,

然后我又意识到,这样的技术不光对我有用,对其他的盲人也会很有用。

再进一步工作下去后,我觉得可以把这件事情做得更大。

所以我构建出来的技术不光要对盲人有用,还要对每个人都有用。

下面我将给大家介绍这段旅程,我们一起回顾一遍:

这是九十年代中期发明的词:

“事情在以因特网的速度取得进步”

这就使得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信息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在线化、电子化,

随着我们让越来越多的信息在线,

就使得这样的信息对于访问者来说,

无论他身在何处都可以访问,

信息对每个人来说变得越来越平等,

因为在互联网中,任何地方都是具有平等访问权的。

早些时候谈过了,通过信息数字化,我们把信息和介质分开了,

无论你身在何处、以何种形式访问、无论个人能力如何,

都可以访问。

这样的信息都具有可访问性,这一点非常重要。

当我们在考虑信息可使用性时,

这一点同时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就像我打开这个房间的灯时,每个人都可以享受它的光亮。

我们不光看到了信息上网,同时我们使用的访问设备也变得更丰富了。

不管是界面还是设备。

二十年前我们需要用键盘和鼠标来看电脑,但看一看今天的用户设备,

很多设备都有环境感知力、有GPS定位功能,

可以听得见、看得到,

可以主动帮助你,实现了用户交互式界面,

这样的信息发展是非常激动人心的。

它对于网络来说意味着什么?

当我们从Google工程师的角度来看待这些,

简而言之,互联网就是一个平台。

互联网是一个开放式平台,每一个人都可以在上面发布信息。

当你把信息发布到互联网上时,无论在任何地方都能做到这一点。

互联网给我们访问网络的形式带来了巨大变化,

使得你、使得每一个人成为了信息访问活动的中心,而不再是设备。

并不是由发布信息的人决定受众如何访问信息,而是由受众中的每一个人选择访问信息的发生。

你可以选择你喜欢的浏览器,

可以选择使用起来最方便的终端设备。

可以在开车时使用,

可以在走在街上时使用,

可以使用移动设备、智能手机。

坐在休息室里你就可以用笔记本上网。

在办公室时也可以用台式机访问(网络)。

这些设备,无论用哪种实现和他人的沟通和交互,

都可以(实现)。

你接到的信息是用平板电脑还是用手机发过来无所谓,

能够打开邮件并且回复邮件,

这才是最重要的。

这些成为现实,它的背后正是因为互联网是一个强大开放的平台,

才让大家有了如此丰富的选择性。

接下来把镜头进一步拉近,来看一个非常具体的例子:

“人机互动的新时代”

在任何一个界定时刻,

每个人都有其个体性,彼此都不同。

接下来看一看对于盲人来说如何使用移动设备或计算机,

这虽然是一个微妙的变化,

但可以换个问题来问,

我们不要问“盲人怎样使用”,

而是问“如果你不想看屏幕怎样使用”

(从)这个角度(提问)就会更广泛。

如果不想看着它你想怎么使用这个设备,而不是问“盲人怎样使用这个设备”。

这样我们带来的解决方案将会更宽广,

待会儿我们会做一些DEMO,

但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要应对这个问题我们遇到的挑战,

在你的使用环境中,不能把眼睛放到设备上时,

比如当你这样拿着手机使用时,走路就不方便了,

眼睛需要看路,而不是看屏幕。

这就需要进一步的人机学设计。

我们要让设备有言、听及感知动作的能力。

当我们构建计算机程序和PC用户界面时,

只要有键盘和鼠标就够了。

而作为用户,你要通过鼠标、键盘告诉你的计算机一些信息。

作为人,你要把你的想法不断表达给机器,

机器收到指令之后再拿出结果。

但将来的设备长了很多只眼睛、很多只耳朵,

作为人,我们需要的操作步骤就少了很多,而产生的结果又多了很多。

这一点是极其重要的。

对在座每个人来说,

当你们每天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话或智能手机时,

你是否不希望点击很多键才完成一个操作?

如果需要点击很多键,你会觉得很啰嗦。

现在我们的设备变得越来越智能化,你需要告诉它的越来越少。

它就可以知道你要它做的事情。

这次我没把我的导盲犬带过来,

因为让它坐那么远的飞机不方便。

但我的导盲犬就像刚才的比方那样,

它可以主动知道我的很多需求。

现在手机也同样具有这样的智能化,

它可以帮助你找到汽车站,

告诉你汽车晚点五分钟。

这就给我们的待人接物方式带来了巨大变化。

在这里我不想抽象地讲技术,

因为所有这些技术都是二十年中逐渐构建起来的。

我想在接下来的5分钟内讲一些Google的服务,

这些服务大大改变了我们做事的方式。

Google的核心能力是搜索,

这并不仅仅是一句老生常谈的话,而是一个事实。

搜索有三个方面对每个做搜索的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特别当碰到带宽挑战时,这三点变得格外重要。

在带宽有限时,如果搜索需要把每个要求都输入进去,

速度就会很慢。

下面我们来看看搜索的几个关键点是什么:

有人是盲人,有人的眼睛无法在当时看屏幕,这时我们来看看他怎样搜索:

“想问问北京的天气”

你真正在乎的是什么?

首先关于北京天气的答案要能出来;

第二你关心这个答案是否准确;

第三,你关心这个答案如何让你获取。

我们刚才讲到设备越来越智能化,能够知道你的要求。

你提出了要求,希望知道北京的天气。

这时图上出现了气候图,明天将会有一场强冷空气到达北京。

如果这时你在开车,也有这个需求,需要得到短消息(让设备)告诉你北京天气的情况。

或者你在另外一个地方,

想知道希腊首都雅典的天气。

或者是当你在美国,美国的德州和密歇根州也有叫雅典的地方,

你想知道的是美国那个叫雅典的地方。

所以准确性、速度都非常重要。

对于用户来说,

怎样使这些(服务)用于盲人呢?

举个简单的例子,

比如你通过UPS给我送过来一个包裹,

这个包裹有一个追踪号,

可以让我上UPS的网站上查询,

但UPS的网站非常复杂,需要输入很多数据。

作为盲人,可能我需要花七八分钟才可以查到。

现在我不在UPS网站上查询包裹的追踪号,

而是在Google搜索里查询

一下就可以省掉七八分钟的时间。

有时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效率。

这样的功能不光对盲人有用,

而是具有更广泛的便捷性。

接下来我谈谈怎样才能访问到世界上所有信息。

今天Google在这方面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因为我们不光能实现对信息的访问,

而且还在改变世界对于所有信息的定义。

也就是说,我们开始把所有信息都搬到互联网上,

对于一些关键性信息

它还没有出现在互联网上,

我们要通过Google 图书把世界上所有的数据搬上互联网。

这对盲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过去看书我需要学生帮我把书念出来,

但现在我可以通过网络,通过“云端”在任何地方得到书的信息。

在Youtube上,可以看到世界上所有视频,

并且还可以通过语音识别来搜索。

所有这些产品都做得越来越好了。

世界上某个地方的学生可以听到另外一个国家教授所做的授课,

而且可以自动把讲座字幕翻译成学生所在国的语言。

还有一个产品就是地图。

我们要把全世界的地图呈现在互联网上,

现在我们在推动这方面的发展,

包括地图指引、方向指引等。

Alan刚才在演讲中说了,

通过手机就可以把地图调出来,

我可以看到北京的地图,

可以看到Google总部山景城的地图等,

我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

我们一直在说,互联网是一个平台,

Google所做的工作就是让大家在互联网上互相联系,

而且能够成为一个访问信息的无障碍高速通道。

尤其是对于那些听觉、视觉有障碍的残障人士,

我们也在为他们进行技术创新,

让他们享受到互联网所有前沿技术带来的好处。

我演讲的最后一部分想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

在我看来未来这些激动人心的技术会朝着哪个方向发展。

作为工程师,

我们思考的是未来还可以做些什么,

我们觉得,未来会更加美好。

好的,刚才我给大家介绍了地图,

还给大家介绍了Books图书产品,

以及Youtube视频网站。

我想利用计算机识别视觉视野中的物体,

我想用手机识别视觉环境中所有物体,

走在路上我希望看到餐厅的大招牌。

手机可以把它大声念出来并翻译成我所讲的语言。

这些听起来好象是科幻小说,

但确实可以在未来实现。

15年前所讲的技术现在已经实现了。

Maps把全世界的地图呈现在互联网上。

Youtube可以让我们看全世界的视频。

在未来我们可以不断延伸全世界信息的疆界,

可以开始梦想未来将会出现无人驾驶的汽车等。

最关键的是我们要理解用户究竟需要什么,

设备、终端可以感知到用户究竟要什么,

他们能感知到用户的感觉,

而且可以把用户想要的应用全部调出来。

在我拿到一个新手机登陆时,

我的手机会马上知道我想做什么,

而且还会跟我对话。

这时我自己什么都不用做,手机可以帮我做好一切。

从方便的角度来说这非常好,成本也非常低。

二十年前,对于我这种盲人用户来说,

需要购买特殊手机或者特殊软件才可以使用,

而且需要花三倍的钱。

现在我只需要一个普通手机,它就能马上和我对话,知道我的需求了。

现在我们确实在以一种非常奇妙的方式访问全世界的信息。

再总结一下我今天的发言:

我们的工作就是让越来越多的信息呈现在互联网上,

让所有人通过多种方式访问全球的信息,

我们要实现整合的信息访问,

什么叫做“所有的信息”?

讲到全世界所有的信息时,

我的意思是,

它和我五年前刚来到Google时信息的数量是不一样的。

信息数量在增长。

而且整合信息的方式也不一样。

因为我们访问互联网的方式不一样了。

最后我们想以用户需求的形式来提供信息,

这是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刻。

这是我的小狗,它在开汽车。

我们工程师是经常做梦的。

下面我给大家展示一下Android的几个技术演示,查尔斯会帮助我来做。

我们已经把手机设置成了中文,如果是我自己来做,肯定我是不懂中文的。

我要做的第一个展示是我们开发的一个应用,

可以启动大家最喜欢的活动,它是以一键式的方式进行操作的。

首先我让查尔斯给大家展示的是非常简单的操作,

比如查一下时间、查一下电池还有多少电,

这是我们创建的用户界面,

一会儿在它做对话时就可以让大家感受到。

请大家注意,

(查尔斯)在触摸屏幕并滑动手指,

两年前我们开发了一个技术,

创造一个界面,不需要看着手机,而是用一根手指就可以操作界面。

而且我坚信,

对于好的智能手机来说,

应该是具备各种功能。

所以我们要设计对话式用户界面,

当你不看界面时,

自己不用担心寻找哪个按纽,

而是按纽主动找到你的手。

不管你触摸屏幕上哪一点,

这个点马上就会变成屏幕中心。

比如他摸到了“5”,

往上摸就变成了“2”,

往下摸就变成了“8”,

非常简单、好用的界面,我都可以使用。

尽管查尔斯能够看见,但他也喜欢这种功能,

喜欢这种一键式操作界面。

这样我们就能更清楚地了解现在能够实现多么强大的功能。

也就可以把关注点放在其它更有意思的东西上了。

下面我给大家展示一个基于Google Maps开发的应用。

一开始这是我们总部大楼开发的应用,

在这个地图上如果我的手指朝西挪,

朝西就会出现这个街道的视图,

而且在全世界任何地方你都可以操作并实现。

这个应用软件就是你将手指放在上面,往下挪并画圈,

网络就会告诉你你走到了哪条街。

你把手指抬起来,

它就会告诉你你走到了哪个路口,

这条的路名是什么。

在房间里没办法做展示,因为在房间里。

如果你在房间外,拿着这个手机使用GPS它就会跟你说话,

告诉你这条街往前走10米是一个路口。

而且手机知道你的具体定位,知道你要往哪个方向走。

手机将会引导你往哪个方向走,也知道你会经过哪个路口。

就像它引导着你往前走路一样。

因此这是非常强大、非常棒的功能。

还有一个想向大家展示的是“地点目录”的功能。

不管走到哪里,

如果你想知道地点周边的环境是怎样的(它都可以实现),

比如你刚刚落地一个城市,

你想知道所在地周围有什么餐厅、酒店,

它就可以指导你往哪里走。

这对出差人士是非常有帮助的。

20年前我还是一个学生时,

需要有志愿者帮助我指引,告诉我去哪个地方。

现在有了这个创新的技术,

不管走到哪里,都可以找到你想要的地点。

 

评论信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