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阿里巴巴为何谋变
用户评价: / 2
好 
作者:深圳网站建设   

阿里B2B欺诈事件、淘宝十月伤城,聚划算腐败案等一系列事件让阿里集团受伤很重。他已经有了一个直觉,淘宝越来越有点像帝国了,这个味道不对了。对此,马云开始思考如何以管理社会的思想去运营好一家企业。

    瘦小的马云换上银光闪闪的短夹克,戴着有些滑稽的黑色圆礼帽,人未出场歌已入耳,第二首歌还有点跑调。在他的两万多名员工那里,他得到的追捧和欢呼,并不逊于舞台上的迈克尔·杰克逊。创业14年,他在公司仍然有着至高无上的威信。

    他却选择了放手——这天是5月10日,淘宝十周年晚会现场,也是马云正式卸任集团CEO一职的日子。随着创始人马云的退休,一场前所未有的组织变革,正在阿里巴巴集团渐次推进,而马云正是改革的主导者。

5年前的马云也许并不这么想。2008年7月,阿里巴巴集团内部的一次会议上,有人挑战马云:“如果马总您的决定出现了明显的错误,那谁来制衡您?”

    马云很淡定:“第一,公司没人可以制衡我。第二,如果我已经做了决定,哪怕是错误的也必须执行。第三,你们都认为是错误的决定不一定就是错误的”。他一直是这个“帝国”至高无上的权威,不仅是组织体系的,也是精神世界的。

    当马云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离2011年的阿里B2B欺诈事件、淘宝十月伤城,2012年的聚划算(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团购平台)腐败等一系列事件尚距3年左右。

    这些不期而至的“七伤拳”让阿里巴巴集团受伤很重。尽管在24000名员工中,真正出事的问题员工只有几十名,但是,马云已经有了一个直觉,淘宝越来越有点像帝国了,这个味道不对了,跟原来淘宝客服仗义行天下的感觉越来越不符了。

    一场变革山雨欲来。

    腐败之手

    引发变革之举的包括2011年以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其中一个事件的主角卫哲,也无意间成为5月10日晚会的主角之一。

    2011年之前,卫哲曾任阿里巴巴集团资深副总裁兼企业电子商务(B2B)总裁,至今已离开阿里巴巴两年多。当卫哲开怀的笑脸特写,出现舞台旁边的直播大屏幕上的时候,有人大声惊叫:“看,那是卫哲!”

    2011年2月21日,阿里巴巴B2B公司有约0.8%、即1107名“中国供应商”因涉嫌欺诈被终止服务。卫哲引咎辞职。听起来这是一个曲终人散、分道扬镳的悲伤故事。

    接下来的组织部大会上,跟随马云多年、时任首席人力资源官的彭蕾在发言时讲到动情之处,眼泪夺眶而出。卫哲引咎辞职的消息随后被“全世界”都知道了。

    马云当时脸色疲惫,他说:“在战场上和敌人拼杀,刺一刀感觉不到疼,可是在家里你要砍掉自己一只手,那个痛啊”。

   与政府腐败一样,出现腐败的原因是手中的权力太大,没有得到良好的制约。在淘宝工作10年的淘宝规则运营专家沈琦总结说,以前淘宝手伸得比较长,“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既立法又执法。

    手伸得过长导致了一系列问题。由于客服手中掌握了大量权力和资源,成为商家行贿的对象,一小部分客服“中招了”。2012年7月,聚划算总经理阎利珉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杭州警方刑事拘留。

    尽管阿里巴巴集团首席风险官邵晓锋说:“大公司一个腐败也没有,不现实,越肥沃的地方,营养越好的地方,一定会有苍蝇。”

    不过,阎利珉毕竟不是普通的工作人员。“我们做了很多反省,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的确是机制上出了问题。”阿里巴巴集团总参谋长曾鸣说。

    最初,聚划算上不上哪个商家的产品,由聚划算平台上的客服说了算。由于聚划算是中国最大的团购网站,上面的产品动辄卖出成千上万单,对商家有很大的吸引力,而聚划算网站的页面容量有限,坑位(即好位置)更是稀缺,商家的争夺变得异常激烈。

    淘宝也是如此。过去淘宝的管理层给曾给客服充分赋权。这被马云认为是阿里巴巴了不起的地方之一,“客服的权力非常大,我们敢于把权力交给员工,而且一定要交给他们。”

    这种权力的下放能够促使淘宝迅速壮大。但是随着规模的增大以及企业人数的膨胀,这种“人治”遇到了两重挑战:

    第一个挑战是客服量太大,导致淘宝的客服“管不了管不完更管不好”。2012年,马云又提出阿里巴巴集团一年增加的员工不超过200名,年底提出了客服量 减半的要求,这种矛盾越发突出。第二个挑战是随着企业人数的增加,企业文化被稀释,工资不高的客服们并不能总是抵挡得住巨大的诱惑,腐败由此而生。

  腐败之源

    腐败的源头开始被追踪——以为c2c起家的淘宝上的小卖家,是马云最爱的那批人,但是,随着淘宝开店红利的逐渐远去,流量越来越向做得起广告的大卖家倾斜——这符合市场经济的竞争原则,但是在大卖家崛起的同时,如何给小卖家更多的希望和空间?

    2012年,淘宝商品数已达8亿件,可大部分趋同。以男装为例,淘宝上的商品数量是2000万件,93%都很类似,换言之,2000万件商品中,只有 100多万商品是个性化的。这些同质化商品通过搜索排名,爆款(销售火爆的商品)获得了绝大多数流量,而100多万个性化商品却淹没其中。

    阿里高管们曾认为,爆款是自然产物,市场化运作的结果,淘宝小二喜欢,卖家也喜欢。从公司业绩考核角度来看,爆款可以让关键考核指标GMV(成交总额)很漂亮。

    可它的破坏性也很强。消费者喜欢物美价廉,因此等低价打折的爆款。“商家也有点逼良为娼的意思”,不搞低价爆款就活不下去了。在内部,小二操作爆款最简 单,搞个活动,流量倾斜,拉几个头部卖家,系统就跑起来了。“在一个生态系统里面,当出现一种强势且畸形物种时,就开始侵蚀到整个生态系统的良性发展。” 曾鸣说。

    于是劣币驱逐良币效应发生,卖家希望流量资源支持,小二有流量资源,两头一对接,腐败随之而来,文化价值底线难守。“一环套一环。”曾鸣说。

    改变成为了满弓之箭,不得不发。

    反思规则

    上述一系列问题开始引起了自上而下的反思。

    2011年10月份的淘宝伤城事件对阿里人触动很深。

    当时,淘宝商城(现改名天猫)修改了相关规则,提高了在商城开店的门槛,引发中小卖家不满,他们认为淘宝商城没有顾及中小卖家的利益。数千中小卖家在网 络、在街头的广场了上演了十月围城。他们在阿里巴巴办公楼前示威,另外一些过激者则在香港,给马云设置灵位“泄愤”。

   马云和阿里巴巴最初的选择是坚守,那封措辞严厉态度鲜明的公开信说,“别有用心的意见、无理取闹和片面的东西,我们不会接受,即使你们采用游行示威甚至更为过激的手段”,“我们宁可关掉自己的公司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原则”。

    不过,集团内部随后进行了系统性的反思,彭蕾(现任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CEO)说:“我们确实没有做错,但是我们是否忽略了别人的情感?!”

    5月中旬,淘宝规则资深经理沈琦回忆到这一幕仍然情绪激动,她为那些过激的卖家们感到由衷的难过。沈琦2008年开始参与淘宝规则的制定。那时她开始意识到,淘宝一个小小的政策改动,就让成千上万的卖家们痒痛切肤。

    她说,即便是那些完全正确的政策,在执行时依然会遭遇各种阻力。可以用来佐证的例子她能随口举出一大串。比如,最开始,淘宝用户的级别是不分卖家和买家的,只要交易量增加,你的店铺就会从一颗心升级到钻石、再升级到皇冠甚至更高。

    当时沈琦等人认为应该增加信息披露的透明度,把用户的信用分为买家信用和卖家信用。这个政策按说是一视同仁,但是铺天盖地的反对随之而来,有些卖家抱怨,这个政策的变动对自己影响大,对竞争对手影响小,自己店铺的流量下降了,客人减少了。“压力特别大”。沈琦说。

    对此,马云很清醒。他曾给《时尚先生》讲过一个故事。新加坡的一位领导人有次跟马云聊天。那位领导人说:“你的用户都四五亿了,比新加坡四五百万人多多了”。

    马云听到这面露难色。不过那位领导人说,马云比他强,没他可怜,新加坡是一个国家,他作为领导人不能开除公民。

    马云往深里一想,觉得这话不对,“你比我好,你有警察、军队、监狱,有权力机构,我没有啊,我碰到坏人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坏人说不定还用政府机构对付我呢”。

    在阿里巴巴集团淘宝、天猫、聚划算等电商平台上,用户最多的就是淘宝——千万卖家,3亿多用户。没有军队、警察、监狱等权力机构的阿里巴巴如何处理好和数亿用户的关系?

    马云说公司和社会的边界越来越模糊了。“我们是一个社会型企业。新加坡是以管理公司的方式在管理一个国家。我们今天要学会以管理社会的思想去运营好一家公司。这是互联网时代出来的新课题。”

   “我们需要从政府里面学习,他们怎样做政策制定,从社会组织里学习他们的理想主义,从企业里学习他们的效率。不断地去学习各种各样的东西。今天早上开会时 候我还在跟他们讲,我们组织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我们没有边界。这个挑战,不是我的脑袋可以解决的。假如我能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诺贝尔奖就应该是我们的 了。”

    如果说过去的阿里巴巴集团曾有帝国的味道,现在,马云正在力图把阿里巴巴打造为一个生态系统。

    2007年9月份,阿里巴巴集团战略会议就提出来打造一个“开放、协同、繁荣的电子商务生态圈”,但是之后却经过了5年的试错和摸索。

    2012年底,阿里巴巴内部召开了一场战略会,正式提出了“市场化、平台化、生态化(物种多元化)、数据化”的四化战略,用四化去定性生态系统。“我们不是上帝,不应该去分配资源。”包括马云在内的高管们形成了共识。(深圳网站建设为您整理报道)

 

 

 

评论信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