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有云市场“人来人往”
用户评价: / 3
好 
作者:深圳网站建设   
还记得戴尔承诺今年将推出的基于Openstack的公有云吗?呃,它不会来了。5月20日,戴尔宣布放弃公有云项目,转而销售基于Joyent、ScaleMatrix和ZeroLag的公有云方案,自己则把精力集中在私有云上。

    有人退场,有人补位。一天之后,VMware公布了将如何在公有云市场与亚马逊、谷歌、微软和RackSpace展开竞争的具体计划。这是VMware在业界出现种种传言和猜测之后的正式表态。

    再加上不久前谷歌在I/O大会上在云计算上迈出了两大步:IaaS服务ComputeEngine支持混合云,PaaS服务AppEngine支持PHP,以及微软Azure在中国落地,我们看到的和感受到的是公有云市场的热度和惨烈度,因此,“人来人往”将会是常态。

    戴尔青睐私有云

    “私有云业务才是戴尔的面包和黄油。”在面对众人的疑惑时,戴尔云计算副总裁NnamdiOrakwue毫不掩饰对“新欢”的喜爱。

    为何半年之内戴尔就在云计算策略上做出如此大的调整,直接抛弃“旧爱”?戴尔给出的理由是:“戴尔发现客户不希望被锁定在一个云供应商身上,并希望得到‘在必要时工作负载可以移动’的保证。”

    戴尔放弃公有云是有迹可循的——在宣布这一事项之前的两周,戴尔收购Enstratius,这是一家曾被Gartner认为是最具创新性的初创企业。它成立于2008年,可提供单个或多个云的管理能力。Enstratius所管理的应用可来自于私有云、公有云以及混合云,可实现应用提供自动化、伸缩管理,应用配置管理、使用管理以及云利用率监视等功能。

“鉴于戴尔目前拥有Enstratius,它放弃公有云是有道理的,他们不会专注于做一个单一的云服务提供商。戴尔选择的是双管齐下的策略———可以为客户提供多个云服务提供商的产品,但如果没有一个适合它,戴尔再卖Enstratius这个管理软件也不错。”一位IT人士在博客评论中这样写道。

    的确,戴尔对Enstratius的能力也是颇有信心的。“Enstratius可支持管理超过20种不同的云服务”,NnamdiOrakwue强调。Enstratius可以管理的云包括目前几乎所有的主要云计算公司的产品,如亚马逊、Rackspace、微软和谷歌等。毫无疑问,Enstratius已经成为戴尔云策略的核心。

    Forrester的云计算产业观察家詹姆斯·斯塔滕认为,戴尔在收购Enstratius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将其整合好了,这对戴尔来说是好事。戴尔新的云策略对客户的吸引力体现在,通过Enstratius,客户可以在多个云上自由部署资源。

    积极转型的戴尔,如何才能在提供IaaS时,摆脱硬件提供商的“毛病”?有热心的业内人士给出了如下建议:“不要因为在企业业务上存在竞争而疏远独立的IaaS客户;确保提供增值的IaaS,而不是存储和计算;创建业务流程和交付价值,而不是单纯地提高容量和计算能力;创建Appstores以增加IaaS价值,并通过提供API与外部相连接。”

    VMware与合作伙伴抢生意

    这边,VMware正在介绍其推出公共云产品计划的种种细节,公有云正是VMware新的混合云战略的核心部分。科技媒体NetworkWorld作者布兰登·巴特勒表示,VMware这么做表明它正在试图加大在云上的努力,并将公司的增长与云紧密关联起来。

    “VMware之前一直标榜自己是一个以合作伙伴为中心的公司,但伴随着它最新策略的发布,它之前的说法似乎有点站不住脚。”布兰登·巴特勒透露,来自VMware的一名人士实际上承认,公司可能会直接与一些“心爱的合作伙伴”展开竞争,同时也可能会为一些厂商提供新的机遇。

    在外界看来,VMware在云计算市场中占据了一个绝佳的位置,同时也占据了一个最不稳定的位置———它在数据中心的管理层面拥有宝贵的“固定资产”,但这种统治地位正在慢慢被侵蚀。虚拟化软件使得VMware有机会为客户提供一个通用平台,以连接内部部署的VMware管理软件和VMware即将发布的新公有云。
   VMware强调的是,IT人员在使用它家的云时会和在本地使用工具软件一样得心应手。但VMware需要证明的是它所提供的通用管理平台对用户来说有什么价值。要知道,并不是它独家在做这个事情。比如微软就很得意Office应用可以本地部署,也可以在Azure上进行扩展。

    还有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如何处理与合作伙伴的关系。目前,VerizonTerremark等100多个公司已经在其公有云中使用vCloudDirector,也就是说客户实际上在技术上已经有了一个通用的管理平台。VMware公共云的特色仅仅是,它直接由VMware提供,而不是第三方合作伙伴。

    “我们并不是在和vCloudDirector合作伙伴竞争。”VMware云服务组产品营销经理安耶洛斯·克塔斯解释道。但他必须承认,客户群的重叠不可避免。

    “蛋糕是足够大的。“安耶洛斯·克塔斯认为,vCloudDirector合作伙伴可以通过迎合特定的垂直行业或提供打包服务赢得差异化的竞争优势。

    谁能接着笑

    “公有云烧钱,私有云赚钱。”IBM中国开发中心CTO毛新生总结道,“推出公有云是为了塑造品牌,而盈利才是企业的根本,这就解释了戴尔的退出和VMware的进入。”的确,戴尔目前的财政状况迫切需要戴尔获得利润,而VMware依靠虚拟化技术收益颇丰,是时候打造其品牌影响力了。

    其实,在戴尔说byebye,VMware说hello的前几个星期,公有云市场已经波涛暗涌:在下调公有云价格后,Rackspace公司的盈利低于预期,随即该公司股价巨幅下跌了约25%;谷歌则正式宣布公共云开放。而亚马逊这样的大巨头,是像戴尔这样的公司目前无法与之有效竞争的,因为受限于费用和所需资源。“这种项目只有较大的供应商可以负担得起。打造云计算基础设施是个游戏,而这个游戏意味着大规模和丰富的资源。”Techcrunch的专栏作家阿勒斯·威廉斯这样描述道。

    更可怕的是,这些厂商已经开始打起了价格战。“相比7年前第一次在它的平台上推出的版本,亚马逊如今的服务在价格上已经降为了最初的1/20甚至更多。”谷歌、Rackspace同样毫不犹豫地参与低价厮杀。

    “谷歌并没有试图取代微软或Windows开发人员,他们也不是要取代Rackspace。”Forrester的分析员DaveBartonelli说,“它要直接在定价和容量上与亚马逊竞争。”当然,亚马逊在云中的时间比谷歌要长,两家公司都苦于缺乏用户的认知和支持。但是谷歌有搜索引擎这个巨大的平台优势,可以使它在云计算市场成为一个有力的竞争对手。“实际上,公有云的商业模式并不明朗,绝大多数的云服务提供商靠流量在支撑。”深圳网站建设易智创想总经理周先生指出,Rackspace“过得比较辛苦”,亚马逊的AWS是一种典型的价值溢出,它将电子商务的资源充分利用起来,谷歌则会依靠别的业务来支撑其公有云服务。公有云市场如何发展还需静观其变。

 

评论信息

分享到: